返回

明末超级土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骑鹤下扬州 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叫呆书生的,自然就是武天阳了,而正中的公子哥,自然就是王达纶王大官人了,听说了这个久负盛名的花魁大会,从没有见识过的众人连忙兴冲冲的赶来,没有见识过这种场面,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去过江南。()此刻,听了王达纶的话,武天阳脸『色』正『色』说道:“我与发妻乃是贫贱夫妻,正所谓糟糠之妻不能弃,我怎么可能会为了一瓶成年女儿红就做对不起发妻的事情!再说了,跟着你,我还愁喝不到?而且我还是爱喝二十年酿汾酒,这酒喝起来就是香啊!”“看来你对我很有信心嘛!也罢,女儿红是黄酒,估计你喝不惯,贵州有个叫茅台的地方,听说出产的酒更是好喝,等过两天我让人带几瓶二十年份的回来尝尝。还有,你不觉得自家酿的酒更是好喝?”王达纶笑着说道。“自家的酒味道倒是可以,就是太烈,只适合苏禄等人喝,我等文人喝的不是酒,是那个气氛,正好方便我等『吟』诗作对。”武天阳笑着说道,随便他看了一眼苏禄等人,突然大声喊道:“苏禄,给我留点,怎么你这个『毛』病还是改不过来?”王达纶定睛一看,发现两人正聊天的功夫,苏禄和几个饭桶高手嘴可没有闲着,正拿出军中吃饭的速度,拼命的风卷云残,王达纶和武天阳对望一的加入进去,一时间,一个个盘子被见了底,那速度真的是快。钱金山在边上见了,心中更是鄙夷,本来他对王达纶说的那个什么茅台的还赶兴趣,现在见了这伙人那八百年没吃饱饭的架势,对王达纶的印象降到了极点,这是什么公子哥啊,看这吃饭的架势,估计就是假扮的。想到这,钱金山吩咐道:“把归应元给我叫过来!”归应元听到钱金山有事吩咐,连忙屁颠屁颠的一路小跑过来,站桌子边轻声问道:“员外,您有事找我?”“这伙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大会,让这些阿猫阿狗都进来了,你去查查,是不是冒名顶替进来的。”钱金山淡淡的吩咐道,他的语气,就像是交代自己的下人一样。()“是!”归应元连忙点头,大会竟然会有冒名顶替的人进来,这让他颜面无关,这种感觉就像一道鲜美的菜里突然进了一只苍蝇一样,很是让人倒胃口。归应元来到了王达纶桌边,轻声说道:“诸位,请问你们的邀请函在哪里?方便让我看一下吗?”武天阳站了起来,把手中的邀请函递了出去。归应元看着手中邀请函,皱眉:“你们手中的邀请函是乔家的,但恕我眼拙,好像我没有见过诸位!”“你当然没有见过,我们是第一次来江南,和乔家换了下桌位,就那么简单!”王达纶在边上淡淡的开口,他现在很后悔,当然是谁说的微服私访?搞得现在被人家当成冒名顶替的,这让人很是不爽。归应元看着傲然坐在正中的王达纶,心中又有点不确定了,看对方那种久居人上的态度,搞不好真的是什么贵人,能够换乔家换位置,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乔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同意的。想到这,归应元拱了拱手,恭敬的说道:“待归某核实一下,请诸位勿怪!”王达纶嗯了一声,没有理会,归应元看王达纶如此的笃定,愈发觉得这可能是真的了,于是他叫过侍者,吩咐再上两盘菜,然后,去找乔家的人核实了。过了一会,归应元回来了,他满脸带笑,亲自提着一壶酒,来到了王达纶的桌边,恭敬的说道:“刚才唐突诸位贵宾了,这是归某珍藏的二十年酿女儿红,请诸位慢用!”王达纶看了一眼归应元,心道此人果然长袖善舞,不仅能那么快的搞清事实的真相,还能用很得体的方式化解矛盾,是个人才,果然不愧是做这门生意的。所谓人敬一尺,我敬一丈,既然人都表示歉意了,王达纶也不为己甚,点点头,含笑道:“客气了,多谢!”归应元见此关过了,不由松了口气,然后朝着侍者示意,只见新炒好的菜又上来了,不一会,桌子上慢慢的摆满了一桌。众饭桶见菜又上桌,而且还有好酒,马上又觉肚中饥饿,众人又开始风卷云残起来,武天阳这次学乖了,首先把自己的酒杯满上,美美的喝了一口,这酒好啊,正适合文人喝,苏禄这些饭桶,就知道猛吃,真是太不懂欣赏了。归应元对于身后的情形假装没有看到,他来到了钱金山面前,很是小声的和钱金山说起了情况。钱金山听了,忍不住皱眉问:“你是说乔家真的和他换了,那乔家说了他是什么人了吗?”“没有,乔家只是说这个人来头很大,让我们小心伺候,千万别怠慢了!”归应元摇头,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其实,在他心里,他已经对这伙人的身份有了个大致的判断,只是对方不愿公开,归应元自然也不愿多事。钱金山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说道:“这也好,估计是山西那边什么官员的公子哥吧,哎,原来还想着能遇到个对手,哎,变成凑热闹的公子哥了!”归应元听着钱金山很是寂寞如雪的话,很想开口提醒钱金山,人家的钱比你更多,而且,也不是什么公子哥,是新任的南京兵部尚书兼守备,他说一句话,能让整个江南抖三抖,你和他比,那是找错了对象,他的钱比你多啊。归应元明智的闭上了嘴,反正不管谁输谁赢,可以确定一点,今晚自己的腰包要鼓了,而且趁现在对方微服私访,要好好的巴结一下,最少也要混个脸熟,以后办事才方便。钱金山看着边上那桌人像饿鬼投胎一样风卷残云,而且也喝上了二十年酿女儿红,感觉很是吃味,索『性』他一扔筷子,对下人们说道:“我不吃了,你们吃吧,我去找朋友叙叙旧!”说实话,下人们早就饿了,不过在自家主人面前,怎么敢造次,此刻得到允许,连忙坐上了桌,对着平时不能吃到的美味佳肴开始了风卷云残,很快,两桌都是稀里哗啦的吃饭声。王达纶苦笑,这才是饭桶遇饭桶啊,他索『性』也站了起来,开始遛弯消食,听听周围的人都在关心什么。很快,夜幕降临,秦淮河上灯亮了起来,人也越来越多,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人头,王达纶和钱金山不约而同的都回到了位子,再不回来,待会就再也挤不进来了。只见饭桶们已经吃完了饭,正在品茶消食呢。看见王达纶,武天阳很是高兴的招呼道:“东家,你来尝尝,这才是极品雨前龙井,比你当初买的好多了!”王达纶喝了一口,高兴的点头赞道:“好茶,比我当初买的好,呆书生,你待会问问那个归会长,这茶哪买的,去买一点回来!”钱金山在边上听了,有吐血的冲动,这可是老树茶,大部分都是贡品,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流传在世上,这次归应元不知道抽什么风,才舍得拿出来,真当是大白菜,想买就能买到?真是一群土包子啊!武天阳哦的一声,直接就去找归应元,钱金山见了,心中暗乐,等着看武天阳失望而回的样子,归应元是什么人,老狐狸啊,能够把珍藏的茶匀给你?更不用说告诉你在哪里买的了。过了一会,武天阳满面笑容的回来了,他把大大的一包茶叶放在王达纶面前,高兴的说道:“归会长真是个热心人,听说我要买茶,二话不说就把他珍藏的茶叶给我了,我给他钱都不要,他还说了,以后有需要,他可以帮着购买!”“噗!”钱金山把口里的茶水都喷了出去,他对于这个消息感觉太意外了,什么时候归应元这个大茶壶有那么热心了?竟然舍得把手中的珍藏茶叶都送人了,而且还不要钱,这可不是归应元这个老狐狸一贯的风格啊。王达纶点点头,开口道:“哦,那你回赠点特产给归会长吧,礼尚往来也是必要的,我们没有必要占人便宜!”“明白!那我明天送一支五十年份的人参给他吧,东家,你看这怎么样?”“不行,送七十年的,五十年的拿不出手!”王达纶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提议,自己从东北带回来那么多,不缺这点,别让人给看扁了。钱金山呆住了,这上年份的人参不是萝卜,到处都有,一只五十年份的就很少见了,还七十年,这伙人不会真当人参是萝卜吧?这些人不会也是什么土财主吧,如果是的话,那今晚就有好戏看了!钱金山的眼里冒出了一种叫战意的东西。他决定今晚让这伙人看看,什么才叫做有钱人!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