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女大召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二十六章 照杀不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啊…挡住了,淹没了,杀死他……”

    “怎么还没死,杀,杀了他。()”

    “杀了他,救我出去,我父亲是海王海无常,发神教教主……”

    刚刚已经如同失去魂魄一般北惊惧的念头笼罩的海量,突然发现了任杰跟突然赶来的人战到一起,而且竟然看到这个人好像还压着任杰,至少他那恐怖的神通之下,任杰如同被淹没在无尽海浪之中,海量顿时眼睛放光,如同落水之人遇到救命稻草一般。

    一个人紧张的吼着,他不认识这海麟,但却知道这是天海宗来人,自然紧张的一塌糊涂,毕竟又看到了希望。

    跟海量不同的是墨笙,此刻墨笙则开始莫名的不安起来,他还能思考一些问题,这任杰刚刚竟然发现了偷偷接近的祖师爷,但他却并没有杀自己跟海量,只是发泄一通打了一顿后就囚禁住。

    而且他还运用了这个九九阴阳镇神旗,不怕暴露身份,难道他有把握战胜祖师爷?

    但随即墨笙自己都感觉不可能,他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有把握对付祖师爷这种货真价实的法神境至高无上存在啊

    可想到任杰的举动,他就不安起来,而且此刻他眼界还是比海量高许多的,任杰虽然看似像被祖师爷压着打,但祖师爷也不敢正面与其交锋,可见其威猛。

    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他就算突破太极境老祖,怎么会凶猛到这种程度呢

    仅仅凭借身体,他竟然敢跟达到法神境几百年的海麟祖师爷对抗,这本身就已经超乎想象了。

    不安,心中极度的不安,从来没有过的震惊让墨笙此刻比之前更加害怕。

    而此时正在跟任杰战斗的海麟也收起轻视之心,虽然天海宗一直被视为万载宗门,但天海宗的人却一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平时根本瞧不起其他万载宗门,就像是有一些教导中落的贵族,依旧瞧不上此刻跟自己差不多的小贵族一般。在天海宗眼中,也只有无上大教才被他们所重视,而事实上,他们的底蕴也的确超越一般万载宗门。

    否则要是一般万载宗门法神境的刚刚在那种情况下,被任杰突然袭击,很有可能被重创,但海麟却反应还算及时。但他心中也充满了震撼,毕竟任杰仅仅是太极境,而且这么年轻,还不是其他无上大教的嫡传弟子,竟然拥有如此恐怖力量,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他的身体强度,绝对达到法神境了,难道他是神兽转世,否则怎么可能身体先突破到法神境呢?

    而且这身体强度,似乎比自己还强一些,真是太变态了,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难道服用了什么特殊的炼体仙丹不成?

    海麟心中充满无数疑惑,无比震惊任杰表现出来的强大力量,但在战斗中他却并没受到太大影响,各种神通法术变化莫测,威势不断增强。

    任杰毕竟只是身体达到法神境,法力方面即便比一般千岁老祖都雄厚几倍,跟海麟相比也弱了不少,在他的神通法术轰击之中,犹如小舟在海浪之中穿行一般,但这小舟却如同不毁一般,总能刺穿恐怖的惊涛骇浪,迎风破浪而出

    “给本家主破,轰…嘭嘭……”任杰再一次破开海麟的一道恐怖法术,看起来有惊无险,但任杰自己却清楚,单凭身体强度迎战压力超乎想象,要不是自己速度比他还快一些,能避开大部分正面轰击,恐怕早就死了。()即便如此,身体在这种程度的轰击之下,也都是随时在挑战自己的最强极限,压力让任杰身体有一种随时崩裂之感。

    这也就是任杰修炼的是玉皇诀,身体在修炼时候就一直承受着最恐怖的压力,极限的力量冲击,否则仅凭身体强度面对海麟这种货真价实,而且超越一般同级别存在的法神境,绝对难以支持到现在。

    “嗖……”突然,原本一直不断向前冲击,想要近距离接近海麟,却总被对方以神通法术拦阻住的任杰身形突然向后一闪,瞬间几个闪动,人已经站在了百里外,再次跟海麟拉开一定的距离,就像是刚刚还没动手时候的状态一般

    “试探结束了,想真的动手了是吧。”看到任杰突然退回到原地,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海麟也并没着急追击,瞬间控制自如,澎湃恐怖的神通法术瞬间收敛,眼中带着无比的自信,像是早预料到一般的看着任杰说着。

    “啊……”这一刻,被任杰以法力囚禁住的海量、墨笙一听,却都大眼瞪小眼了,试探……真正动手?

    天啊,刚刚那难道只是试探吗?

    “有必要试探你吗,本家主也只不过是热热身而已,更重要的是本家主说过,要让这两个家伙比死还痛苦,现在让他们看到你来了,还看到你装逼的样子,感觉你好像真有点实力,真的能救他们。给他们希望了,然后再打破,这样才过瘾。试探你,说真的,没那个必要。”任杰听了,摊手摇头。

    事实上任杰真的无需试探,在古神世界,那古魔的力量绝对已经超越了想象,面对那等存在任杰都敢拼,还有什么任杰会惧怕的。

    任杰不过是想看看自己肉身战斗的极限,顺便也如他说的那样,让海量跟墨笙燃起希望后再打破。

    不过任杰这话听在海麟耳中,却让他不由得微微皱眉,嚣张,太嚣张了。

    “哼”海麟微微冷哼看了一眼任杰身旁的那杆九九阴阳镇神旗主旗,双手一动已经取出一对闪烁着龙气,散发着强大气势的法宝。这是一对分水刺,但上边却如同有真龙盘踞一般,这就是海麟的本命法宝,上品凌天宝器龙鳞分水刺。

    虽然只是上品凌天宝器,但这龙鳞分水刺却比一般的绝品凌天宝器都不差多少,所以即便海麟发现任杰拥有绝品凌天宝器也有绝对的自信。

    当年海麟出生前,他的父亲意外得到几片法神境蛟龙飞升的龙鳞,这龙鳞沾染了飞升蛟龙的龙气,已经接近神龙龙鳞,海麟的名字也是因此而得。随后他的族人帮助他将这个炼化成上品凌天宝器的分水刺,后来他自己取名为龙鳞分水刺。

    此刻将一对龙鳞分水刺拿在手中,海麟看着任杰:“你嚣张无非是因为拥有一件普通修炼者难以抵抗的绝品凌天宝器,这绝品凌天宝器配合阵法威力会很强大,但你的这种如意算盘跟自以为是很快就会粉碎,因为你这东西在本尊面前根本不够看。我天海宗乃海神教之基石,分裂八千年却也依旧是无上大教存在,你这点小算盘,还想在本尊面前嚣张,不知所谓。”

    任杰的嚣张,也彻底让海麟怒了,他的身份何等尊贵,以前出去过几次,就算千岁宗门的老祖知道他来都不敢正视,真正的至高无上神一般的存在,如今这小子竟然在自己面前叫嚣,说这么嚣张的话。

    在海麟看来,他刚刚已经达到极限,太极境的力量根本掀不起波浪,身体强度的确惊人,但又能怎样,自己只要保持距离不跟他近身搏杀就行,他唯一依仗的不也就是这九九阴阳镇神旗了嘛。

    当然,身为法神境,海麟也不想小河沟翻船,所以直接取出自己的龙鳞分水刺。

    “答错了,镇天印,轰……”任杰笑说着,下一刻身形已经迈步间出现在了海麟头顶上方,双手刹那间完成了镇天印印法,镇天印直接笼罩海麟,印盖下去。

    此刻任杰施展的镇天印,已经完全能形成一枚巨大无比,九龙环绕的玉玺。那是一枚上古时代才有的文字,闪烁光芒,九龙环绕,威势笼罩甚至将周围空间都要积压碎裂。

    绝对的镇压天地,镇压万物,镇压一切,天地无不可镇压,是为镇天印。

    镇天印这一下印盖下去,被其笼罩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渺小,就像是一蝼蚁在巨大的玉玺之下,瞬间要覆灭一般。

    任杰刚刚根本没实战神通法术,完全是最基本的身体力量,那海麟也知道任杰没全力施为,但在他看来任杰也就还有使用法宝的一个途径,其他的根本不可能跟自己对抗。

    但对于任杰来说,刚刚不过是玩玩而已,试探,真谈不上

    “这…这是什么神通……嗯……”任杰突然出手,竟然没动用他那九九阴阳镇神旗的绝品凌天宝器,反倒是施展神通,海麟原本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家伙疯了吧。太极境的力量,再施展神通又能怎样,刚刚他是因为身体强度变态般恐怖,才能跟自己僵持一下,凭借太极境法力本质跟强度,怎么可能对自己构成任何威胁……

    他这个念头还没落下,任杰的镇天印已经形成,直接凝聚一枚巨大的玉玺,上古玉玺,顿时让海麟的心狂颤,因为这一瞬间他就感受到了不对劲,危险,一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

    天啊,他还是太极境吗?他的法力比一般太极境老祖都强大许多,而且他凝聚的这一招也太恐怖了,就算是一般法神境第一层、第二层存在,也未必能发出这种恐怖力量。

    任杰这镇天印此刻凭借任杰如今境界、神通,对于玉皇印的领悟,形成的镇天印威势能将他自身力量十倍的放大,威势自然恐怖到了极点。

    “水龙刺,嘭嘭嘭……”心中无比震惊、但海麟却不敢有丝毫怠慢,瞬间手中上品凌天宝器龙鳞分水刺发挥极限威力,两条凝聚的水龙冲击而上,龙鳞分水刺在海麟手中绽放无边光芒,层层爆发出最强威势轰击向那已经形成上古玉玺压迫下来的镇天印之上。

    “轰……”前面上品凌天宝器龙鳞分水刺爆发出的力量千万次的轰击,根本难以彻底影响镇天印,最终还是正面撞击上。轰然之间强大的力量冲击周围,要不是有九九阴阳镇神旗,即便他们在高空之中,周围几百里恐怕都会化为飞灰。

    轰然炸响,任杰直接被震飞出去,一口血喷出,双臂震得不断颤抖,身形被力量推动疯狂后退,好在任杰神魂之力控制,下一刻九九阴阳镇神旗主旗突然出现在任杰身后,托住任杰稳住他的身形。

    比任杰更惨的是海麟,跟镇天印撞击受到那上边形成的龙气影响,他手中的龙鳞分水刺上的龙鳞光芒都黯淡了许多,竟然品质下降了一些。而他握着龙鳞分水刺的双手则炸裂一道道血痕,深可见骨,手臂骨头,身体之上几十处骨头碎裂之声不断传来,带着内脏的血也喷出。

    硬碰硬的对碰、对轰之下,他是彻底被重创。

    “啊扑你你……不可能的,扑”海麟双手拼命颤抖握着受损龙鳞分水刺,不敢置信的看着任杰,这是什么恐怖印法,他怎么可能支撑这么恐怖的印法爆发。这几乎相当于太极境第四层的全力一击了,怎么会这样,他只是太极境啊

    “呼……”此时,任杰身形快速稳住,长长吐了一口带着血气的气息,看着海麟双手不断变化,再次凝聚镇天印道:“现在相信本家主说的话了吧,试探你,真的没必要,刚刚是玩玩,现在是认真玩,镇天印。”

    任杰这镇天印可以提早暗中凝聚印法,刚刚任杰凭借身体跟海麟对战时候,就已经凝聚这印法,然后逐渐恢复力量。因为镇天印特殊,而任杰一直都是在力量不足下凝聚这镇天印,虽然现在没以前那么辛苦,但要让镇天印爆发到法神境程度的恐怖威力,还是要抽于他大部分力量,所以他先凝聚一次,然后凭借身体战斗时候恢复法力,此刻则可以再度凝聚,爆发出又一次恐怖的轰击

    “不好,隔空分水,水龙破空。”看到任杰说话,凝聚印法到轰击下来,一气呵成,听完任杰这句话,那镇天印已经再度轰击下来。刚刚受创严重,吓得海麟不敢再度正面迎敌,跑,这一刻,催动手中龙鳞分水刺,借助这力量就想破空离开。

    “轰…轰……”就在此时,九九阴阳镇神旗运转了,刚刚周围的火龙、水龙、毒龙、魂龙直接从四个方向冲了过来,直接在四个方向自爆。

    这股力量之猛烈,震荡得海麟直接翻腾后退,不得不在此迎向任杰的镇天印。

    “轰……”接连受到重创,跟刚刚巅峰自信全力以赴下迎击镇天印不同,此刻不如刚刚的七分力量,海麟就感觉自己要被彻底碾碎,他拼命的催动力量抵抗着,甚至已经准备放弃龙鳞分水刺尽快逃走。

    被一个太极境的小子打到扔掉上品凌天宝器法宝逃命,这是一件奇耻大辱,尤其对他这样的法神境至高无上存在来说。

    但越是到了他这个境界之人,越知道一件事情,活着才有一切,尤其没什么必要,绝对不能拼命,发神教现在已经成立,海王是发神教新教主,发神教有的是办法可以对付此人,自己何必为了海王的儿子拼命。

    “嘭……”只可惜,比他更快的是一道雷光,竟然从那镇天印的缝隙之中,九龙环绕形成巨大镇天印的上古玉玺虚影中,真的飞出一条龙雷,闪烁着雷光的龙。嘭的一声,直接洞穿了海麟的眉心。

    “啊”海里惨叫一声,最后瞪大眼睛不敢置信,这力量他并不陌生,他突破法神境的时候经历过,雷劫,雷劫之力。

    “不…可能……轰……”海麟惊呼着,但眉心没洞穿,头部被洞穿神魂也被突然冲出来的小雷龙洞穿,在他全力抵挡镇天印还准备逃走前的一刹那,他的神魂跟身体被这小雷龙洞穿之后,力量一弱,瞬间镇天印的力量压迫下来,海麟的身躯直接轰然炸碎。

    “拿来。”任杰身形一闪,快速无比的在海麟炸碎的身体碎片中,直接将他的储物戒指跟那一对上品凌天宝器的龙鳞分水刺抓在手中,否则要是任由力量碾压,就都毁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